梦想还是要有的

  辰枳暮枔  

【井白】食色性也(上)





【除了名字其他都是我编的。】
【所有内容均与正主无关。】



-半私设,井记者×白厨神。
-小短篇,上下两发完。
-对不起,这是第一次写文x
-所以说,欢迎指点和交流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0.


子曰:食,色,性也。

井柏然觉得这位不知道什么子说的话真有道理。

不过要说能同时勾起他食欲和(咳)欲的人,大概也就白敬亭这么一个了。


他轻手轻脚掀开被角坐起来,稍稍俯身凑近看着整个裹在被子里还迷迷糊糊的白敬亭。

正在心里感叹岁月静好顺便追忆昨夜精彩的时候,他的小白兔毫不犹豫地翻了个身,拿后脑勺对着他的同时——

卷走了所有的被子。





1.


井柏然其人,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,运气一直都不错。

高考的时候连蒙三道选择题结果全对,顺利考进了本市的传媒学院。
连毕业后也是撞了大运一般,直接被分进了做娱乐节目的电视台。

接着他又因为身怀颜值优势和出众的主持能力,破格成了美食节目的一线主持人,从而也自然而然地拥有了在各大人气美食店前不用排队的特权。


而他们团队这天接到的录制任务,是探访一家最近才开业,人气却意外火爆的面馆。


“凯哥,咱这节目到现在都去了好几百家面馆了吧——能不能换个类型的店啊?就算我不嫌腻,观众也得不乐意啊!”

“帅哥面馆,这什么起名儿水平啧啧啧。现在大众的审美情趣都这么接地气了吗?”

井柏然趴在办公桌上装模作样地哀嚎着跟上司耍贫,一边也认命地打开网页搜索店家的基本资料。


十分亲民的上司王凯先生知道他是在习惯性满嘴跑火车,兀自敲着键盘也不接他的话,一会儿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随口提了一句:

“不过这家面馆的老板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
井柏然没回话。

面馆的资料页面早就被他翻到一页停下, 照片上长相清秀的年轻人腼腆地笑着看向镜头。

像从美食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似的,白净的脸配上大红的发带,围裙上绣着两条金龙,肩上还趴着一只红艳艳的塑料龙虾。


井柏然看着那张照片,有点发愣。

是挺有意思的,他想。





2.


白敬亭其人,运气一直都很一般,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儿背。


他打小就跟着师父学扯面,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过在白案上扑在面粉里。
接着又千里迢迢去到泰国的唐人街打工,除了扯面以外端盘子洗碗什么都干,好好的一小青年在最该快活的年纪成天整得灰头土脸。

这得亏是命里遇见了那么两个贵人,摸爬滚打混到二十几,终于回国来开了家面馆安顿下来。


“小白你这孩子,按我说就是太没心眼儿了,这得治啊。”

下午面馆休息的时候,额前染了一撮绿毛的男人大大咧咧瘫在办公椅上,手里玩着个订书机这么说着。

的确,要没有大张伟这么个看上去不着调实际上啥都能办成的副店长,这家面馆也早就赔本到关门大吉了。


“哎呀大老师这不是有您在这儿给我镇着场子嘛。我就是一手艺人,哪会玩儿那些有的没的啊。”

白敬亭紧盯着屏幕操控游戏角色头也不抬地接话。他以前摸都没怎么摸过智能机,现在玩起来也已得心应手,甚至好几个游戏的战绩都能拿出来显摆两下。


“过两天还得来人采访呢,你这啥准备都不做还想不想宣传了啊?”


“反正我就只管扯我的面,人来了您就帮我接待接待呗。”


白敬亭耸耸肩。

他肩上那只龙虾的触须也跟着晃了两晃。





3.


为了节目效果,店内堂食区的拍摄采访往往在食客最多的午市饭点儿进行。

井柏然带着摄影师赶到地方时,着实吃了一惊。

确实是大排长龙的人气餐馆没错,不过如果仔细看看,就能发现这里的用餐群体有着明显的偏向——

清一色的,年轻漂亮小女生。


刚开始井柏然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家店能红火到这个地步。

前台啊鱼缸啊桌椅板凳啊都和普通的餐馆别无二致,端上来的小菜做得倒是精致,却也不带吸引客流的魔力啊。

眼看着到了正午十二点,伴着小姑娘们窸窸窣窣不停的议论声,通往后厨的帘子啪的一声拉开了。


“你当初是怎么想出这法子的啊?整天把那些小姑娘整得神魂颠倒五迷三道的,简直恨不得一天买你十碗面啧啧啧…”

半年后他俩某一次聊天的时候,井柏然这么问出了口。语气酸溜溜的带了点儿嫉妒,也不知道是在嫉妒谁。


“大老师这么教的啊。他说现在生意不好做,必须拿出点特色来。”

白敬亭先是没过脑子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了,随即眼珠一转起了玩心,挑眉勾起个小邪笑回问他一句:

“那井少觉得我这特色够不够劲?有没有把你也整得神魂颠倒啊——”


“切,你可拉倒吧。”

井柏然摆出一个不屑的表情。

“您接着撩您的妹,爱谁谁。”





4.


在这个问题上,井柏然并没有讲实话。

那天当帘子拉开之后,他甚至忘记了把正叼着的一块牛肉好好吃掉,满脑子都回荡着一句话。

帅哥面馆不愧是帅哥面馆。
名不虚传,名不虚传。


扎着大红发带的青年端着盆醒好的面走到厨台前,隔着透明玻璃墙朝客席的姑娘们腼腆地笑了一笑。

整个人就跟从精修的宣传照上直接走下来了似的,连肩头那只龙虾也是一模一样。


那双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,确实一点也不像个经验丰富的厨子。

但那面团在他手里上下翻飞不停,很快由一大块白面变成一溜细长的银丝。扯完一碗的量他便不管后续工作继续拿起下一个面团,自有伙计迅速将面条下锅,而后卖相精致的面条便直接被端了出来送到食客桌上。


井柏然觉得,在这个节骨眼上去采访那些不知是来吃面还是来看帅哥的小姑娘们,并不是个好主意。

于是他便乖乖在自己位子上坐下,指挥摄影师速战速决录完了主持人的吃播镜头。

接着他施施然摆开架势,一边继续吸溜着他那碗招牌牛肉面,一边和满座的小姑娘们一起欣赏这位年轻老板的表演。


白敬亭扯面的姿势没有太多花哨的卖弄技巧,也不会与玻璃外的观众们有什么互动和交流。但他微蹙着眉认真扯面的样子,

好看,好看。


井柏然伸长了脖子悄悄看着前桌小姑娘开着的相机软件,屏幕里的白老板长出了一对兔子耳朵,在粉红粉红的滤镜效果里微微晃着。

..太合适了。井柏然想。

这姑娘真有眼光。





5.


等到午市差不多结束,食客三三两两散去,井柏然便光明正大地带好口罩溜进了后厨。

他找到的受访者是最擅长和人打交道的副店长大张伟。


节目录制结束后井柏然含蓄地表达了“想和你们交个朋友”的想法。

“嗨,这都不算事儿嘛。您要是愿意就拿这儿当您自己家,我跟小白就天天等着您大驾光临啊。”

结果主人们没太把这客套话当真,井小记者可是记得明明白白的。


在这之前,井柏然每周做完固定工作后,总能留出一小段“赋闲”的时间。通常他也就打开网页或是摊开本书,浑浑噩噩地把这段时光消磨过去。


但是现在他找到了一个新去处。


其实一开始井柏然也能隐隐约约看出来,白敬亭不是特别欢迎他的“北京人办公室”里总混进来这么一位更北方的人士。

不过自从一次联机团战,井柏然带领全队轻松秒胜之后,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膨胀。

因为他明显地察觉到,白敬亭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
此后井柏然每次在空闲时间来面馆蹭休息室,总是被白敬亭强拉着一起打游戏。

大张伟总笑他俩满脑子只剩玩物丧志,那两人倒是乐此不疲。

但白敬亭似乎永远注意不到,井柏然每次手里操作着游戏角色,却时不时地就抬一下头偷瞄自己。

他以为井柏然是在看钟。


白敬亭摇摇头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记者这工作真的是太忙了,整天满城到处跑,连休息时间都得卡着点儿。真是,干哪行都不容易啊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大概上篇

就是这样啦(……。)




欢迎捉虫和指点评论!!!

感谢你能看到这里!



评论(12)
热度(85)
© 辰枳暮枔 | Powered by LOFTER